参观登记

红色变异@熊龙灯(文/武少宁)

发布时间:2019-08-21


文 / 武少宁


熊龙灯用红色来激发观察者在可见光谱中对长波末端颜色的关注,从而发现他所熔炼的艺术灵感究竟代表着什么。

崔健在80年代有一首叫做《一块红布》的摇滚歌曲,令熊龙灯对红色概念中所意会的攻击、鲜血、革命和意识形态的认知发生了变异。“一块红布蒙住了双眼蒙住了天……我看见了幸福……”,这些歌词的意涵,给熊龙灯的艺术创作带来了最初的灵感。

这些年来,熊龙灯不断地将国画颜料里纯粹的红色,以水墨的方式积染在宣纸上,试图用这种覆盖力较弱的半透明颜料,渲染出他所期待的某种质感,用来烘托在红色色彩之外他所暗喻的内心表达。因此,有心人可以意会到,熊龙灯的红色渲染,实际上是对人的情绪从激发逐步向抑制和消解的方向转移的过程,从色彩心理学的角度去理解,熊龙灯善用了诱发人类情绪的红色,根据他自己的艺术需求,对人的朦胧的记忆、茫然的情绪和无感的意志,都给予了适当的刺激或抑制,从知觉、感情到象征性上,他舍弃了对他而言毫无意义的任何具象的表达。

在熊龙灯的意识里,世界处于“太闹”的状态,而他又意欲将“静”的寄望安排在自己的绘画里,这就难免让人意识到,这是一个既要“激发”情绪,又要强调“静”的立场的悖论。但熊龙灯恰恰利用了这一悖论的辩证关系,以积墨的方式积红,以弱化甚至放弃的态度对待物象, 他把作品中通常出现的那道精彩的留白,与可见光谱中处于末端的红色,形成了动与静、闹与和的对应关系,使色彩具有的精神价值高置于绘画媒材作用之上,在不知不觉中左右了人的情绪。

在梳理熊龙灯对于红色这一特殊而敏感的色彩概念的认识时,除了发现崔健的那首《一块红布》的歌曲意境对他的影响之外,熊龙灯还将芸芸众生的生存面貌有意蒙上了一层类似暗房红的神秘感。熊龙灯并不否认,艺术家的灵感多来源于梦幻和对梦幻绞尽脑汁的再现,或者是来源于欲望驱使下的有意识的存在主义幻觉。熊龙灯在这种唯我独有的艺术想象中,像猜想灵魂的样子那样,他发觉了在一抹红色笼罩下人性和生命的意义。

因此,《一块红布》的意喻也好,对于可见光谱末端色彩象征意义的运用也好,都是艺术家在触及到自身意念和感知深处而产生的独特体验,在这种精神状态下所出现的艺术动能,是任何一般意义上由绘画兴趣导致的艺术结果都无法企及的,不可同日而语。


熊龙灯,职业艺术家,当代水墨艺术家,北京书画艺术研究院会员;中国成长教育基金会爱心公益大使,海外华人美术家协会会员。


《ABC鲲鹏系列》

47x179cm

纸本彩墨  


《帆》

97x140cm

纸本彩墨


《脉动系列》

96x148cm

纸本彩墨


《玉兰》

97x140cm

纸本彩墨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关注艺术广东

版权所有 艺术广东组委会 - 广州市光合作用展览有限公司  粤ICP备16117932号

联络办法:artcantonfai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