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登记

摧毁或重建的审美@刘国义(文/武少宁)

发布时间:2019-08-20


文 / 武少宁


如批评家杨卫在评论刘国义的绘画时指出的那样,“刘国义的艺术是从潜意识和梦境的角度,踢进了当代社会的一脚,他踢醒了我们沉睡的意识”。而与杨卫的说法较为接近的观点是,刘国义用前卫而尖锐的艺术观点,正在逐步摧毁由现实审美主义搭建的所谓“精致”的审美殿堂。


现实审美主义,是指在这个独特的社会中存在着的强而有力的体制集权的话语权之下,所误导社会固化了的审美模式和审美记忆。而从刘国义自2012年起一直至近期的作品看,他对世界产生的天然的独到看法,顺理成章的为他催生出了一系列强烈的表现主义艺术观念。尽管,在刘国义早期创作的《快乐无敌》系列和之后出现的《超弦》等系列作品中,也还不可避免的带有中国年轻艺术家的流行倾向,但已经难能可贵地开始在他的绘画中展现出了很多对现实的思考和批判。值得一提的是,刘国义的艺术态度完全有异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前辈们,在面对现实的无奈时只能采用消极的“泼皮”(栗宪庭概念)的态度去恶心这个社会。刘国义转换了一个更大的视角,将时代的所有关联性问题置于了他的绘画想象中。在他后来创作的很多作品中,已经能够很娴熟的驾驭关于社会、人类生存、精神、性爱等复杂而庞大的话题。在思考艺术家的个体审美如何应对由于集权体制的话语权为社会带来的审美泛滥这些尖锐的问题时,刘国义并没有将自己装扮成一个正义和救赎者的化身,也没有以“撒泼打滚”的态度表达他对现实的任何不满,而是采用了表面上看接近超现实主义,而实质上是以“摧毁”和“重树”的目标意识,在内心完成着一个审美帝国的建立。


刘国义在他的《灵苏醒-冬天已被爱熔化》、《重生系列》、《意外怀疑生下银河》以及《地狱》、《酒吧之夜》和《花房世界》等众多作品中,运用信息的叠加、色彩的暗喻、视觉构成的消解等手段,为他的超现实主义的语境增加了更多的支撑点。他把对现实的“喜、怒、哀、乐”的精神情绪用对比、暗讽和意会的方法端上了桌面,令人在受到极端欢愉或不忿甚至悲伤的情绪影响下,开始慢慢接受艺术品在所谓的欣赏功能之外的某种更新的审美认知和社会功能。


刘国义1974年出生于安徽淮南,现居北京,

以梦境寻求本真的独立职业油画艺术家,绘画艺术寓言化改造的践行者


快乐无敌系列71号

布画油画,150x200cm


归途中的游灵之5

布面油画

180×120cm


超弦系列之1号

布面油画

180×120cm


外星人之3

布面油画

76.51×91.5cm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关注艺术广东

版权所有 艺术广东组委会 - 广州市光合作用展览有限公司  粤ICP备16117932号

联络办法:artcantonfai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