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登记

香港巴塞尔,看艺术家眼中的流产问题(文 / 武少宁)

发布时间:2019-05-23




香港巴塞尔,看艺术家眼中的流产问题


文/武少宁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会上,有一件以霓虹灯医疗广告形式出现的作品。文字的表达是,“普通流产200元,无痛流产580元”,痛与不痛相差300元?显然艺术家意欲表达的并非如此。

将这些荒诞现象搬到巴塞尔艺术展会上,看起来很荒唐。如果给它定罪的话有三宗。第一宗,它破坏或颠覆了艺术的评判标准,也就是说,它模糊和混淆了早已被认定的艺术概念;第二宗罪,它愚弄和嘲笑了人们的审美习惯和认知;第三宗是它抢走了所谓真正艺术家的话语权。

而事实上,这件作品在被严肃看待之前,作品里所反映的关于“人性与关爱”的话题是被冷漠的。因此,这件作品该不该被严肃对待,实际上反映出艺术的价值是否能够与社会的正确价值相吻合的问题,如果不能够吻合,艺术有存在的意义吗?所以可以认定,这件作品之所以出现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并不在于它的艺术性本身,而在于作品的荒诞性之外所体现的三个关键词的分量。即“流产、疼痛和金钱”。

中国在经历了几十年对大规模堕胎现象的漠视后,对于生命权利和意义的认知并没有因为经济的高速发展而变得更加接近人性的需求。所以在这个作品中所出现的“流产”二字似乎只包含“剔除、拿掉和不要”的意味,生命的意义在这个词汇中几乎并不存在。而既然一个弱小生命的存在已经在反文明浪潮下变得无足轻重,对于接受流产术的母亲而言,痛与不痛的尊严问题,只是200元和580元之间的区别。

显然,创作这件作品的艺术家已经体察到了社会的麻木和冷漠已经成为一种病态,他意识到这些价值观扭曲的现象在中国具有强烈的普遍性,所以他认定这些现象的不可逆转性是来自根深蒂固民族性上。因此,艺术家在思考这些话题时会显得非常沮丧和无奈,于是,选择了荒诞和玩世的手法介入本身已然就很荒唐的社会问题。






香港巴塞尔现场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关注艺术广东

版权所有 艺术广东组委会 - 广州市光合作用展览有限公司  粤ICP备16117932号

联络办法:artcantonfair@163.com